孤雁洛阳

刀舞二配信repo【含一部分剧透】

这是一个基本上无法透露更多信息的repo,因为翻了翻几个tag和微博,基本上能透的都透光了。我这边也透不出更高端的东西【。之所以会写个repo全都是因为直到现在我那份蠢蠢欲动的热情都没法处理。搬砖时间无法贴图,就这样吧(笑)
先来个一句话总结,喜欢伊达组的,站三日鹤的以及鹤右党们,下手吧,绝对不吃亏【当然前提是你不讨厌小演员们】
总长三个小时,因为各种各样的技术原因导致前一个小时我看了有三遍。手合那个地方我翻过来覆过去看了好几遍,一方面是因为本人日语渣不多听几遍是听不懂的【,一方面是因为,被逼在爷鹤两人之间的荒牧被被真的太可爱了!!!【昇天.jpg】还有在咪酱的料理教室里面那个蹲下来装蘑菇的被被……我要舔被,我没疯【。
PS.其实那一段爷爷到底对被被说了什么我没太听懂,好像不是“很适合你哦”的发音,不过也存在我自己混乱了没记清的情况。总之爷爷说了一句什么被被就去装蘑菇了,可以肯定绝对是好话,比如夸被被好看这一类的(滑稽)
伊达组是这一次舞台剧的主中心之一,剧组跟着官方走,7图回想里的梗基本上一个不漏,就是很想吐槽一下那个枝豆饼,你们在刀舞一的时候拿真点心怼琳琳为什么刀舞二就变成了道具啊(笑)不过毛豆应该是真毛豆……吧
剧情双线,走的……伊达和细川这两组,最后小夜去修行了,还有,在7图回想没看见的,小夜笑了!!!不过小夜这条线应该是给被被作为近侍的成长做出来的,毕竟伊达组的人,用小夜的话来说,都是很强大的,喜欢原主,却不会像不动长谷部宗三那样对前主有很大的执念,内心坚强。这样的一组,被被基本上无法对他们做出开导,就算伊达出了什么事,很大可能咪酱也是内部解决问题。
所以说舞台剧的小夜极化后露出的笑容可能就是真的笑了,不像我们的小夜……【小夜不要再消极了婶婶爱你】
下面说一下为什么推荐鹤受党入。什么都不说,就单白鹤变黑鹤之前战甲那一抱,那抱住的可是真剑鹤啊,就我不是鹤受党的都瞬间动心了(prprpr)
然后是三日鹤,其实我觉得这部分透的是最多的,什么关心啊拥抱啊爷爷神奇的机动啊【。估计早在公演的时候就被透完了,我也就不多说了【……】
ED这次走的是柔情路线,没有刀舞一的ED那么燃,但是伞被很完美的保留了下来。以及最后致谢的部分,不清楚是在玩澳洲英语速成班的梗还是怎么样,猪野俱那段外语虽然我一句都没听懂,而且还不知道是哪国语言【……】,但是那个小表情,就是致谢后的表情和动作,真的超!级!可!爱!!!而且mackey是排在猪野后面致谢的,被猪野从头到尾一句日语没有的致谢吓住了一轮到他一开口就是hello everyone Im yamanba(后面断断续续说完的被被的名字),啊好可爱【昇天.jpg】东咪的致谢没太听懂,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东咪玩梗了!绝对玩了咪酱妈妈的那个梗!
说到东咪,他简直就是世间的瑰宝!!!真剑的时候那个腹肌,那个胸肌(prprpr)而且超级可爱,和sada酱站在一起,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可爱
【啊啊啊啊啊啊已词穷】【东咪实力还原了咪酱186的可爱】【咪酱是天使】【抱住咪酱就是一顿prpr】
还有一点比较在意的地方,emm……桥本贞是很可爱啦,小演员演的超棒,完全还原了sada酱的感觉,但是总觉得,桥本本人似乎有点……怎么说呢,严肃到让我产生了他们在剧组里面关系不是很好的感觉,嘛坐等10月的小圆碟里的花絮来打脸。
大概就这些了。tag私心wwww

想剪个视频……

先说明一下,起码在我心里,如果勇利小天使真的功成身退的话,这绝对会BE。

至少会BE一年到两年不等【。

那种场景完全可以想象啊,和平分手什么的,然后等到两个人都退役后可能会再见……过程总分总然后最后HE

就想剪个这样的视频,平行世界的结局。勇利夺冠然后引退

……然后BE

并不打算剪HE

其实写小说没准不会那么麻烦,然而我没那个笔力……

其实就是懒

我当年心心念念的双Yuri,只是因为维恰和勇利太闪了所以搁浅了
现在一看,有戏啊!~
当初Yuri砸门的时候说的啥?
【赛场上不需要两个Yurio(#`皿´)==O)) ̄0 ̄")o 】
现在Yuri在冰场上说的啥?
【退役了可不要后悔(*'へ'*)】
…………………
反正结局也是维勇尤大三角
………………
…………
我为啥总在快要考试时脑洞丛生……(;♡;)
【私心占个tag】

超级抱歉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说我的那篇银土文是很粗糙的估计也没几个人看,但是还是要说一声对不起啊,结果还是坑掉了,大概有一年了吧…………真的很对不起啊那个曾经喜欢过这篇拙作的妹子【土下座】
然后依旧对不起的是目前并没有填坑的打算(。),虽然第二章已经写好过好几次了(……),然而作为一条高三狗…………超级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扑桌上哭】
最后,就不加标签了…………

【银土 已坑】晚上梦见鬼是凶兆

请注意:这里是一个完全的新手,文笔渣吐槽废请见谅
(努力地)原著风,有私设,可能ooc请注意
会涉及到一些可能有点恐怖和高深的东西,但要相信笔者写不出来高大上的感觉
两人初始仅是彼此有好感的设定,请万分注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但一定应该可能大概也许不……会……坑……【。
有不足的地方欢迎指出,要拍请轻拍⊙▽⊙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请☞











“啊,啊,打小钢珠又输了,钱都没有了。这可遭了啊,回家肯定会被神乐新八他们教训一通的,”公园里夜色正浓,只见一个白色卷发的男人靠着路灯自言自语,“那个暴力女,就这样回去的话绝对会被揍的。话说教育别人不是该用更温柔的方式的吗,一个两个都是一副体罚学生的恶魔老师的表情。虽然说,银桑我最近是没赚到什么钱啦,家里的存粮也快没有了,还欠了他们好几个月的房租和工资…………这么想好像真的有点过分了啊我?”
“不不不怎么可能我哪里错了哪里都没有错…………好吧可能有那么一点,但是不能怪我啊,时运不济啊活儿那么少,看来大家都不好过嘛。”
“……说到底还是小钢珠的事,本来都要赢了啊都怪那个店主,没事儿在那里放什么花啊长得那么奇怪味道还那么大,就差一点点啊银桑我就赢了啊!啊现在想起来还会想打喷嚏……”男人依旧在抱怨着。
突然一阵冷风吹过,卷毛缩了缩脖子,一边感叹着“天变冷了啊”一边往长椅那边走过去。
“哈~~没办法,今天就先将就着睡在这里好了,明天再回去想办法——诶?这是啥?”一屁股坐下去的银时感觉到了长椅上多出了一些本不属于椅子部分的东西,便转头看了一下面前这个要跟他争睡觉位置的东西。
那是一盆奇怪的花,粗/长的如滕蔓一般的茎上,顶着一朵绚烂的花,花蕊处伸出了两个触手一般的物质,长长的绕了个弯,垂在花柄的地方。“花蕊”的头部长得像两个不动的眼珠,怎么看怎么诡异。
“啊说起来那盆花也是这个样子,这是什么东西啊最近在江户很流行吗,真是越来越不懂年轻人的品位了。明明看上去很恶心——”就在银时的手快要碰到这个东西的时候,花茎/身上那些粗/大的滕蔓突然动了起来,张牙舞爪地扑向了他,并成功地缠住了他的右臂。银时感到有什么东西尖锐地刺进了他的皮肤里,立刻抄起洞爷湖劈向滕蔓根/部。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根滕蔓并不像那些R18小黄本里画的那样不屈不挠地缠着主人公,只是拽紧了银时的胳膊一会儿便很怂(……)地收了回去,与此同时,银时听见了警车的鸣笛和一个他很熟悉的声音。
“前面的那个天人给我站住!!听见没有!!”远处一个黑影正气势汹汹地奔向这边。
“哟,是多串君啊。来的正好,“坂田银时用手里的木刀将滕蔓的根/部钉死在地上,转头向着快速靠近的黑影那边大喊,”快帮我把这东西处理——啊咧?“耳边突然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银时一扭头,便只能看见一个空荡荡的花盆,周围还散落着些因激烈搏斗而凋落的叶子和大片大片透明的……
“那是血。”耳边响起了那低沉的声音,“啧,又让那家伙跑了。”
“血?不那个东西怎么看都是一朵花吧。”
“你家的花会动啊!”土方吐掉嘴里早已被咬变形的烟卷,从怀里掏出了烟盒,重新点了一只,深吸了一口,“刚才不是说了吗,那是天人啊,XXX星的变异天人,现在真选组正在追查他们。”
“喂喂,追查天人这种事真的是你们会做的吗?阿银我没听错吧?”银时立刻摆出了一副夸张的嘲讽脸。
“每次一跟你小子说话就觉得特别火大,”额角的青筋瞬间暴起,土方强忍着把面前这个废柴天然卷腰斩的冲动,继续说了下去,“那家伙是偷渡过来的,地球不允许那种生物进来,一进来就要乱套了。”说着,土方转身正对着银时:“说起来你刚刚好像被缠住了吧,你攻击他了?”
“谁知道那么恶心的躯体里装着活的灵魂啊,再说我也没有攻击他,是那东西自己缠上来的啊关我什么事。”银时一脸愤懑的喊着,“我说土方副长,这算侵害无辜市民的身心健康吧,作为保卫市民的警/察,怎么也得给我点补偿吧。”
“哪里侵害你的健康了啊,你这家伙现在不是还很生龙活虎地在蹦哒着吗!!”
“什么啊那东西可是扎进了我的身体里哦,都刺进了我的灵魂了啊。啊,银桑我现在头好晕~~”
“晕你妹啊,你这家伙的灵魂是那么脆弱的吗!!少在那里敲诈了,老子也被那家伙刺了一下现在不也什么事都没有吗!”土方的脑袋上布满青筋,握紧的拳头好像下一秒就会打过去,却突然被面前的男人拽了过去,上上下下仔细地翻看,“喂你干什么……”
“诶……你真的被刺了,看不出来嘛。“银时拽着土方的手腕,眼神却越发涣散起来,”可是,阿银我可是没骗你啊,我……现在,”说着,银时的身体慢慢靠向土方,拉住对方手腕的那只手也缓缓垂了下来,“真的……很……晕啊……”
“喂!万事屋……喂!!”
空无一人的公园里,在迷蒙的路灯光的渲染下,银时靠在土方的身上,右手还拽住了他的手(腕)不放。而土方则是一脸无措,举着烟的那只手也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不是吧,真晕过去了……难道那个天人……啧,松平老爹也不说清楚,光说要强制遣送回去也不告诉我们那家伙到底有多大危害……”
“副长!”远处的山崎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怎么样副长,抓到了吗……诶!老板怎么在这里?”
“啊……正好山崎,你给我把这家伙送回家去,他好像被那个天人刺了一下。还有,去查一下那个天人的详细资料,松平老爹绝对在瞒着我们什么。”土方皱着眉,把趴在自己身上的人甩给了山崎,然后转身对着其余部下喊道:“剩下的人继续追捕!不要放过任何线索!”
“是!!”
“走了,山崎。”土方上车催促道。
“可是副长,”山崎把银时放在了车后座,看了看面前的上司,略带焦急地犹豫道,“副长不也被那个天人扎了一下吗,没问题吗?”土方这才想起,自己被扎的那一下,当时好像有什么东西流进来了,伤口处隐隐有些透明的绿色液体。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总之先抓到那家伙要紧,“土方用手按了按额头,”他应该还没跑,远……恩…………”几乎就是那么一瞬间,土方感到自己的视野突然旋转了起来,大脑突突地疼着,眼前的山崎的脸正在不断分裂模糊着,熟悉的声音正不断扭曲着,意识也渐渐远去到蛋黄酱王国……
“副长!副长你没事吧,脸色好难看……副长!副长!!…………”山崎一手扶着晕过去了的土方一手拉开车门,又意识到了车后面还躺着同样被刺晕的万事屋老板,“要赶快送去医院才行……”这样想着,山崎握起了方向盘…………
————————
——……
——……………
——……………………………………
——这……是哪里…………
——…………
——我……怎么……会在这里…………
——…………啊……头好疼…………
意识渐渐复苏了,视野也渐渐恢复正常,银时扶着脑袋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啊,好疼……这里是哪里啊……我刚刚不是还在公园里跟多串吵架来着,怎么突然……哦对了,”男人把腰间的木刀抽出来当拐杖杵在地上,揉了揉那一头的天然卷,“被那个东西刺了,然后我就晕倒了。真是超逊的展开啊,随便被刺一下就会晕倒的人还能算是热血动漫的主人公吗!?男配N都没有这么弱的啊。虽说银他妈好像和其他热血动漫不一样啦,作为主角的形象也被阿银我败光了…………话说,这是哪里?”当自言自语的话再一次被反弹回来的时候,我们的主角——坂田银时,终于意识到事情最重要的部分。他抬起头环顾四周,周围一片漆黑,隐隐能听到水一滴一滴滴落的声音,用手摸了摸墙壁,发现意外的坑洼不平,而且还很潮湿。银时揉了揉眼睛,眯着眼来回看着墙壁,终于在眼睛成功适应了黑暗的状况下,看清了周围的一切。
“所以说,我这是在做梦吗……”黑暗中银时的脸已经僵化发青得跟后面的石壁差不多了,“我绝对是在做梦吧,可是梦里是能感觉到痛的吗……话说为什么晕过去之后一觉醒来就从公园直接转移到石洞里去了啊!!诶,莫不是公园里还有这么个景点吗?!!什么时候修的啊阿银我怎么都不知道啊,也不挂个牌子让大家参观参观,公园的设计者你们连宣传都不会吗打回小学重念啊!!”激动的声音不断的在洞穴里回荡,经过不断反射后早已变得好似鬼怪低语,一阵阵阴风吹过,在石缝间磨出了鬼哭狼嚎。一时间,洞内犹如百鬼夜行。
银时“噫”了一声,立刻抱头蹲在石洞的角落里颤颤发抖,心里不断叫着【这绝对,对啊,绝对是那个税金小偷的阴谋!!他现在一定在某个角落一边偷偷地看着这边一边笑着呢!!真是看错你了啊土方君,没想到你那抖M的外表里竟然隐藏着一颗抖S的心,是阿银低估你了啊。】“所以说快放我出来吧,要不然给盏灯也可以啊,拜托了啊我给你300元好不好?”然而没人听到他的内心,尽管后几句话因为激动都被吼了出来,整个石洞依旧没有其他生物的动静。
“总,总之,先先先先先逃离这里再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银时一手摸着石洞壁,一手虚握着腰间的木刀柄,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四周过于黑暗,以至于他根本看不见出路在哪里。【真真真是糟糕啊,前路一片黑暗呦,我的人生也要黑暗下去了啊,要Game Over了哦!!】当第三次摸到石壁上自己做过的标记后,坂田银时终于爆发了。他颓废地靠在墙壁上,缓缓地滑落在地,一脸看破红尘的样子默默听着耳边如鬼呜咽般的风声…………恩?风声?
“对啊!!风,跟着风声走不就能找到出口了吗!”
“我怎么刚刚没想到呢。真是的,白走那么久。”土方重新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烟,叼在嘴上才想起打火机早就坏掉了,只能作罢。【闻一闻烟草味儿镇定一下吧。】土方咬着烟卷,一手扶着石壁向风源走去。
风越来越大,洞穴里的呜咽声也越来越强,到最后那“呜呜”的哭声仿佛就在耳边。土方的另一只手不知从何时起就离开了刀柄,转向了自己右边的衣襟上。“这这这这这这是什么见鬼的展开啊,一个石洞而已玩什么恐怖故事啊!啊好烦,好想回屯所吃碗热腾腾的拉面,上面还要盖满蛋黄酱……”
“呜呜……”
“噫——怎么回事啊!?”突然响起的不同于风声的小孩的哭声让土方直接抱头蹲到了地上发抖。【怎怎怎怎怎怎么回事啊?!夏夏夏日怪谈这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小孩子的声音啊话说他刚才还在哭吧,还在哭的对吧!!】
“呜呜……”
“呜呜……”
“呜……”
……
…………
安静了。
“诶?……声音不见了……”土方松了一口气,一边想着以后要禁止山崎他们讲什么夏日怪谈一边用配刀撑着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发现了前面的石壁上嵌着一扇门,门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
“呜呜……”
“呜——什么声音?!?!”土方一惊,转身立刻拔出刀护住前面,克制住发抖的声带不发出惊恐的呻/吟,一边后退一边环顾四周。
“嘻嘻,大哥哥……”
手臂已经开始发抖,刀尖也颤得如同帕金森患者一样。
“呜呜……大哥哥……”
双腿已经发软,几乎是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大哥哥……”
“你你你你你你到到到底,装装装什么鬼啊……”话的尾音都开始变调了,卷毛的脸上冷汗直流。
“…………”
“你你你你你你快说说说啊,不不不要在那里装,装神弄鬼鬼鬼……”土方的手不断打颤,冷汗滑滑腻腻的,浸透了刀柄。
“呜呜/嘻嘻”
“大哥哥在看哪里啊……”
“我啊……”
“在你后面啊!……”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道惊恐的叫声响彻石洞,经久不歇。
——……
——…………
——………………
——…………
——……谁……
——…………
——……谁在……叫我…………
——………………
“……副长…………副长!!副长!!!”
“……恩……”
“啊,太好了!副长你终于醒来了!!局长!副长,副长他醒了!!”
——…………醒……了……?…………
——…………原来……是梦吗?…………
——………………
“副长?!……副长!副长!!快,快叫医生来……”
TBC

其实并没有想好大标题叫什么所以用了这一章的小标题,然而这一章其实还没写完【土下座】
写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有些地方好像写得有点污,果然是看得太多了……

删掉了原来那些奇怪的吐槽。超出戏啊,自己读起来都超出戏……
莫名的羞耻【捂脸】
电脑格式化,存稿全部消失……
虽说会格式化也是我自己作的……
填坑意识彻底丧失……

做梦,然后梦见了一个很微妙的故事……啊与其说是故事还不如说更像是游戏……?
好想写下来,今天早上醒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梦莫名的适合银土,真的特别适合啊
我要缓解我被511虐伤的心…………@( ̄- ̄)@




已经把大概的设定写好了,就差动笔了(*ˉ︶ˉ*)
然而没时间……【上苍把摸鱼的时间都给我收走了嘤嘤嘤】
我要写!!!〒〒
混一下tag【悄摸儿滚】

当然,是被小伙伴安利的wwwwww
但是看着看着就喜欢上了。
全职我看笑过看哭过,看燃过看伤过。我觉得我象在看着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的经历,心情不自觉就被他们带了起来,点到了高潮。
可能我感受不到那些一章一章追的人的感受,那种难以形容的激动(追过喜欢的游戏的宣传的人表示那全程都是激动人心到晚上睡不着的wwww ),但我对全职的爱也不会比他们少不是么^ ^我喜欢全职,也感谢蝴蝶蓝大大带来了这么好的作品。